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紫苑中文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1496章 荒诞剧的中心

第1496章 荒诞剧的中心

此言一出,就算是已经快要沦为“未来商会门下走狗”的次子团团长贝格尔也愣了一下,一时间有些犹豫。

然而,疾风身后的风云骑士之首,“紫电之希格诺”却已经化作一道闪电直入人群。事实证明,传说中的“轰雷拳”在“紫电”面前的水分实在是太大了。老佣兵还没有来得及有什么反应,便被对方一把敲到了后颈,浑身顿时麻痹,然后就被人单手提着在直接出来了。全程总共用时不到一秒,不说是当事人,便是在场的佣兵大佬们也都措手不及,只觉眼前一花,他们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就已经被那个高挑的女骑士像拎小猫一样拎出了人群。

希格诺随后一甩,便把这位已经七旬高龄的“雷翁”惯在了地上,又退到了疾风的身边。

不说人家好歹也是德高望重的道上前辈,好歹也是七旬高龄的老翁了,不管发生了什么,就这么惯在地上也太过分了吧?

佣兵们在短暂地呆滞之后群情激奋,但在更短暂的激愤之后却又迅速浮想联翩了起来。不得不说,佣兵其实是一个相当现实的行当,能混成团长的哪个又不是人精呢?

越是发生超常识的情形,妖气便越大,而越是在这种时候,便越应该保持理智冷眼旁观不要造次——这样的生存哲学,身为“战争野狗”的佣兵们又岂会不懂呢?

于是,短短的嘈杂之后,现场反而安静了下来。便是那边正在清理火灾现场的市政府工作人员都停下来了,小心翼翼却又不失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你!”就算是战争野狗也是有尊严的,何况已经到了这把年纪这个江湖地位,雷翁咬牙切齿地支起了半身,就像是冲上去和人拼命。然而,天上清亢的龙吟声再次响起,庞然的风压伴随着骤然落下的阴影直冲着地面而来了。

大家才刚刚听到龙吟声,便发现那两条一金一银的巨龙已经扑打双翼凌空落下。

数十米长的身躯到接近地面的时候依然仿佛遮天蔽日,而哪怕是忽略了他们宛若山岳的身躯,真龙直带的龙威都算得上是高环的震慑魔法。佣兵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身为当事人的道恩的怒气更是直接凝固在了脸上化作了呆滞,呐呐不能言。

这种吨位的神圣生物以这种惊天动地的威势扑面而来,落地的刹那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吧。可实际上,祂们落地的瞬间却显得轻描淡写不带半点烟火气,不说是尘土飞扬石板碎裂,便连声音几乎都没有。

巨龙们收起了双翼,之前的飙风也顿时消失不见,如山一般压在众人心头的威压也再无踪影。若不是视线还能看到祂们屹立在面前,普通人已经感受不到其存在了。

老佣兵咽了口口水,想要说什么,但被那两双战鼓般大的龙目一扫,便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麻痹了。

他不说话,疾风却先冲着人群开口了。

“贾山先生,昨天我说过什么,您应该转告给大家了吧?”

听到疾风提自己的名字,火吻的团长下意识地便抖了一下,但随即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清白的,在白天被老板娘教育了以后就很老实了。手下人也都是很老实的,他对底下这些老兄弟还是很有信心的。当然不是对他们的节操,而是对他们的怂劲。一群都是出来刀头舔血混饭吃的战争野狗,哪可能干出这种事来啊?

所以,我怕个屁啊怕!一想到这里,贾山顿时便有了一种和周围人划清了界限的优越感。他昂起了头,扫了一下这些同行们,傲然道:“您的命令我岂敢不同,当然是转告了的!”

你傲然个屁啊?佣兵们心想,要不是这边被两条龙盯着我们早打死你了!

“您看,雷翁,我不是没有给过您机会的。”疾风笑道。

“可是……您,您没有证据。不能啊!真的不能凭空污人清……”老佣兵颤颤巍巍地道,可怜巴巴地就像是个没有子女照顾只能挣扎等死的孤寡老人。这会的表现倒是真的蛮符合他的真实年龄了。

“哎呀,您还是不明白啊,我不是圣堂骑士,不是法官,需要和人讲证据吗?”疾风依然挂着满脸治愈系的笑容说着一点都不治愈的台词。

这样你们都不管?你们不是正义的化身,秩序和民众福祉的保护神,英雄集结的传说组织吗?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呆了,老佣兵一时间竟然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那两名龙骑士。

两位女性龙骑士叽叽喳喳地笑着,咯吱咯吱地吃着瓜,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她们毫无关系。

“不过,要说证据我也可以给你啊,只是,您真的要吗?雷翁?”疾风站起了身,依然带着笑,但眼中似乎有一丝灵光闪过,她的气质顿时在一瞬间有了一种非人的疏离感。仿佛在这一刻,她已经不在是人,而是将人视为食物链下端低等生物的某些更加超凡的存在。

“我本来是想要给您保留一点体面的。”疾风张开了五指,近乎于无色的魔力光晕在指尖跳跃闪现,随即又消失无踪。

“魔,魔法……”道恩要崩溃了。已经七十岁的他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虽然自己不是施法者,但对魔法不可能一点了解都没有。他知道,超凡的施法者甚至能让死人说话,要把自己灵魂里把证据搜出来可是再简单不过了。可是,通常被人用精神魔法过上一遍脑子的不都是变成行尸走肉了吗?他想到年轻时候在幽暗地域冒险的时候,中了灵吸怪“搜魂大法”的同伴,一边像是没有骨头似的歪歪扭扭地靠在墙上,一边傻笑着流口水,怎么呼唤怎么殴打都没有别的反应。

他就这么傻笑流口水流了三天才断气。

我要是变成这样了,还不如直接被砍了脑袋呢。老佣兵想。

其实他是被自己的脑补和没文化吓住的。疾风这么和蔼可亲三观端正的好女孩才不会把精神魔法搞得像邪教献祭似的呢,更重要的是,她比灵吸怪强多了,有的是办法在不伤害对方精神的情况下检索记忆,实在不行还可以下个真言术嘛。

“我,我愿意交代。这,这火是我放的!”道恩终于放弃了,低沉着小声道,但见疾风已经向自己走了过来:“等,等等,我已经承认了,您还要做什么?”

“我觉得您没有说实话,还是保险一点的好。”

“不不不,求求您了,疾风小姐,不,疾风大人。记,记得吗,我以前也给德伦斯大师当过五年的固定卫队,而且您十二岁的生日见面会,我还送了礼的。”

“是的,谢谢您了。所以我才称呼一声雷翁啊,不然早就是老狗了。”治愈系的疾风依然笑得清澈爽朗阳光明媚。

“您您您……”您以前不是这样的!生活到底对您做了什么啊?

老佣兵跪地磕头,痛哭流涕:“求求您了,我还有家人,我家中还有老伴,还有两个儿子四个女儿。我还有孙子孙女,我还想见见他们。求求您宽恕啊,宽恕……”

疾风忽然大声打断了对方:“想要宽恕的话,那就说出来啊!”

老人呆呆地看着冷若冰霜宛若非人一般的女子,哆嗦了一下,道:“我,我,我……我也是被逼的。对,那边那个海串子,对,就是那个浮龙佣兵团的蜥蜴,他是中介人。因为我手下有两个擅长潜行的,吧,便找上了我,说是事成以后给我一万贝克!”

所谓浮龙团的的海串子蜥蜴,指的是一个叫做瓦摩答的亚龙人,手下有佣兵五十人。人数不多,但都是好手,所以在佣兵界还是很有名声的。

“胡,胡说,老东西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亚龙人勃然大怒,但没等到他发作,便又一次被希格诺从人群中提了出来,接着便又被恶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好在这家伙好歹是个亚龙人,倒是不至于摔得太惨。

“哎呀,真没想到呢,瓦摩答先生,我原本以为您是个聪明人呢。”疾风叹了口气:“那么,是想要给留点体面呢,还是……”

“我,我举报!全程谋划这种事的是他,对,就是他干的!”亚龙人赶紧支起了半身,指着人群里一个穿着不起眼暗红色长袍,满脸书卷气的中年男子:“那个,红袍学会的赫斯托夫!他才是幕后黑手。他在好几天前就在引诱我了!”

说是叫什么“红袍学会”,但其实也是一个佣兵团,人数更少只有十几人,但由于都是野生施法者,在道上的名声也是很高的。红袍学会的会长赫斯托夫更是犀利得紧。有江湖传言闻说,以他的能力,若是生在学识联盟是足可以成为魔导师的。道上更有消息流传,列国都试着延揽他去做王师的魔法顾问,不过都被他拒绝了。

这位赫斯托夫会长拒绝了高薪高位,依然守着他的小组织,闲暇之余还在涅奥斯菲亚开了一个补习班,教授有钱人家孩子少量的初级魔法知识,同时还免费教授穷人家孩子文法识字。在补习班所在当地街区的声望堪比圣人,也有了个“红袍学士”的称号。

疾风当然认识此人,更清楚此人的实力,大约和自己的那几个师兄,说白了就是德伦斯的“外门弟子”们差不多。若其真的生在联邦,确实是有可能评上魔导师的职称的。

这一次,疾风是真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和可惜的神情,直视着对方:“我去过您的补习班,也参加过您组织过的几次魔法知识交流会。我看得出来,您是真的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也非常乐意教普通孩子们读书识字。未来商会甚至有考虑过把您的补习班扩建成正规的学校,让更多的穷人孩子有读书的机会,请您留任,兼任校长和校理事会成员呢。”

其实未来商会的意图是把那个补习班扩建成子弟学校,让自家的工人子弟免费入读,说白了就是培养下一批韭……我是说合格产业工人的初等教育机构。当然了,原本商会的新工厂选址就在那个街区,工人自然是就近招募,能免费入学的孩子自然也还是以前的一批。

在这个中古时代,谁敢说这不是千古德政呢?

红袍学士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但在无声的喟叹之后,却变得坦然了起来。他仰起头,也毫不动摇地直视着疾风:“我的母亲今年七十岁了,她是伊尔斯家的女儿,但年轻的时候和我的父亲,一个普通的学者私奔到了涅奥斯菲亚,只好放弃了家名。父亲去世后,她唯一的念想就是回归家族了。”

“嗯,可以理解。”疾风微微颔首,随即又看向了跪在面前的亚龙人:“但您我就实在无法理解了,标准航运协会对外海第三海军基地的深水港扩建工程,选择的可是您兄长事务所的设计呢。”

“所,所以,这都是误会啊!女士,我是您忠诚的仆人啊!是他,是他魅惑了我。他是个野生法师,一定是从哪里学了一些恶魔魔法的魅惑手段!对,他这段时间还联系了不少人,就是那边那个,对,海鳄大队的克罗戴尔,他就是其中之一!”

“老蜥蜴你自己去死就罢了,居然还要乱咬人!”克罗戴尔跳了起来,就准备扑上去咬人,却被人拦住了。

“哎呀,老鳄,想不到你浓眉大眼的也当了叛徒啊!”有人打趣道。

“你你你,你有资格说我吗?疾风大人,我举报,这个小白脸,对,就是这个红枪团的狄达尔,他也是叛徒。这段时间他经常晚上去赫斯托夫的帐篷里,一呆就是一晚上,一定是在酝酿什么阴谋!”

“你敢!”

于是乎,在场众人就这么乱成了一团,互相指责,互相攀诬,互相检举揭发,再互相饱以老拳。要不是大家都没武器,估计马上就要酿成流血事件了。

看着这仿佛二流荒诞剧的一幕,幸灾乐祸的精灵姑娘们乐不可支,而红袍法师的面色铁青,脸颊抽搐。他倒不是知道自己死期将近开始恐惧,而是因为自己居然身处这闹剧的中心,简直就像是在被公开处刑果身示众一样。

“您这样做也只能泄一时之愤而已。”他对疾风侃侃而谈:“囤积在这里十余万粮食物资已经被付之一炬,就算是以您,和陆希·贝伦卡斯特大人的财力,这也伤筋动骨了吧?更何况,没有了这些,他就算是以解放者的姿态进入伊莱夏尔,也无法填饱整个奥尔索天区百万市民的肚子。民众们会如同抛弃紧急状态委员会一般,迅速地再抛弃他的。可是,若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救世主,他的所作所为又有何意义呢?”

疾风沉默不语了,似乎是真的被这番话打动了。

“请他放我们一马吧,开放奥克兰和维吉亚的粮禁,和我们坐下来谈谈吧。我们会给他一个完美的交代的。是的,我们会当完坏人的……然后,紧急状态委员会会解散,我们会恢复最高执政官,第一公民这个职务,将一个稳定下来的国家,以及最高的权利之位交给他。只要他,愿意放下他的傲慢,给予我们一点宽恕。”

“这是您的家人希望我转告给陆希的。”

“……这,这也是我的心里话。内战打到这个地步,已经够了。大家都被陆希大师打断了骨头,再不敢反抗他了。现在,他已经展示了足够的力量,是时候展示自己的仁慈了。哪怕,哪怕只是为了伊莱夏尔正在挨饿的普通市民。”

疾风默默地听对方说完,沉默了数秒钟,然后忽然“噗呲”一笑,说不出来的讽刺。

“……疾,疾风大人?”

“您太急切了。大火烧掉的到底是粮食,还是一堆瓦砾,光凭气味不就能闻出来吗?您也是成名许久的法师,这点感知和辨识也没有吗?”

红袍法师微微一怔,随即身形剧震,面色煞白。

“您确实是亲眼看到了络绎不绝的劳工将物质搬运入库,然后再看着那些运输船出海返航。只是,您没有听过说法吗?身为施法者,就连自己的眼睛也不能相信。”

这一次,对方是真的露出了绝望的死相。

“是的,拜最近的一些经历所赐,我又有了一些感悟,现在是有办法在主物质世界操作这等规模的幻境的。就算是您这样实力的魔法师,若不是就近长时间仔细辨认,也是无法识破的。”想到“最近的一些经历”,疾风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悲切,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红袍法师摇头,整个人都颓然了下去。

“您的家人和此次事件无关,我是知道的。我不会去骚扰您的母亲和弟妹的。补习班依然会扩建成学校,会有很可靠的老师们上任的。”

赫斯托夫勉强地露出了一个感谢的笑容。然后,希格诺已经走到了他身后,一剑枭首。

作为一个成名许久的施法者,他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反抗。

喜欢天国的水晶宫请大家收藏:(www.ziyuanzw.com)天国的水晶宫紫苑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天国的水晶宫最新章节 - 天国的水晶宫全文阅读 - 天国的水晶宫txt下载 - 流血的星辰a的全部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紫苑中文

猜你喜欢: 极品全能霸主我真的不开挂绿皮救世主NBA万界商城英雄联盟之逆天外挂法爷的英雄联盟网游之最强剑士篮坛第一外挂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炉石之末日降临三国神话世界新的手机红包怎么领之最强剑神网游大相师绿茵峥嵘英雄联盟:冠军之箭艾泽拉斯的奥术师我是幕后大佬我是夸雷斯马超神机械师狩魔领主怪物聊天群暗黑破坏神之毁灭跑酷巨星战争天堂我的身体有bug从现在开始当渣男
完本推荐: 辉煌岁月全文阅读说好的末世呢全文阅读时间都知道全文阅读三界红包群全文阅读新的手机红包怎么领西游之最强天兵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绝对红人全文阅读黑客萌宝很坑爹全文阅读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全文阅读网游之阴邪无罪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大BOSS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邪王独宠废柴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神外传仙界篇明朝败家子都市主宰神医篮坛之氪金无敌女总裁的王牌高手文明之万界领主豪婿战雏独步成仙三国处处开外挂至尊剑皇我真不是学神万道独尊天地霸体诀极品全能狂少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我有一张沾沾卡泰坦与龙之王头狼新的手机红包怎么领之都市无上天尊科技巫师这个废物你惹不起仙宫异能教官电商穿越七零年代天网建筑师万界最强狂帝全能快递员都市少年医生

天国的水晶宫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国的水晶宫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国的水晶宫txt下载手机版 - 流血的星辰a的全部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紫苑中文移动版 - 紫苑中文手机站